爱在身边的小故事有哪些 身边真实感人故事大全爱情日志 、

发布日期:2021-07-18 23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哈里斯是怀俄明州凯西市的一名建筑工程师,一九九五年的夏天,凯西市要在郊区的比格霍恩河上修建一条钢架桥梁,哈里斯奉命勘测那一带的河岸,找寻最适宜架设桥梁的地段。

  这天,哈里斯驾驶工程车来到河边,下车后,他扛着测量仪,穿上防水靴,沿着河岸往上游走去。不久,哈里斯竟然在一处僻静的小河谷发现了一座废弃的铁桥。

  从依稀可见的铁轨痕迹来看,这座铁桥早年曾经行驶火车,桥身虽然久经风雨,锈迹斑驳,破烂不堪,可桥墩仍旧非常牢固。哈里斯大喜过望,立即动手测量数据,采集土壤样本,正干得热火朝天,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沙哑的苍老声音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哈里斯吓了一跳,转身一看,发现一个面貌丑陋的老妇人正叉着腰盯着他,而她身后不远处的一辆轮椅上,坐着个面容呆滞的老男人。当老妇人得知眼前这座废桥不久就要被炸毁时,竟然惊恐地大叫:“不行,我绝对不允许你们毁掉这座桥!”说完,她推着轮椅上的老男人离开了。

  哈里斯挠着脑袋,不明白老妇人为什么突然发火。勘测报告递上去后,上司非常满意,决定就在那座废桥所在处建造新桥。几天后,哈里斯带着爆破人员来到废桥,可是正当爆破人员安装上炸药,还没等起爆,就见远处一个身影奔而来,哈里斯一瞧,正是那天的老妇人。老妇人见他们要炸桥,干脆抱着桥墩不松手,大喊:“你们想炸桥,那就把我一起炸了吧。”工作人员百般劝说,可老妇人死活不听。

  没办法,作为工程负责人的哈里斯只好命令所有人先撤回去,等明天再来。可他没想到,第二天他们一到桥头,就见老妇人正坐在桥上等他们。一连几天,天天如此,哈里斯差点气歪了鼻子。

  老太太的挑衅激怒了哈里斯,他向警方报告了此事。不久,一辆警车来到桥头,两名警察走上前和老妇人交涉了一番,又看了老妇人从口袋里拿出的一张纸,竟然无奈地对哈里斯说:“我们帮不了你,没有那位女士的同意,你们无权炸毁这座桥。”

  警察告诉哈里斯,老妇人叫米莎·奥斯托,是法国移民,几十年前她和弟弟海尔曼来到这里定居,海尔曼就是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,当年她的家就紧挨着大桥。那年夏天的一个夜晚,暴风雨带来了山洪,洪水冲毁了桥边的一段铁轨,被惊醒的米莎冒着生命危险,阻拦了即将通过铁桥的一列火车,挽救了车上几百条人命。为此,州政府特意为她颁发了奖章和奖金。当时米莎老人拒绝了奖励,只向州政府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:希望在她有生之年,没有她的同意,政府不要拆毁那座铁桥。官员们也乐得省下奖金,开这个空头支票。于是政府给了米莎老人一张州长亲自签发的证明:以后没有她的同意,那座铁桥无人可以拆毁。

  望着老太太得意的表情,哈里斯差点气晕过去,他实在不明白,这老太太为什么要死命守护一座废弃的桥呢?

  工程被迫中断,上司很恼火,把哈里斯叫去,让他无论如何也要说服老太太同意拆桥,不然耽误了工期,要承担巨大的损失。

  可是无论哈里斯用什么方法,允诺给老太太一大笔钱、赠送高档别墅、全额的养老保险、免税店任意购物卡……换来的却只有老太太的同一句话: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那座桥好好地立在那里。”哈里斯一咬牙,决定来点硬的。他先是派人往她家里打骚扰电话,又雇了几个流浪汉整天在她家四周晃悠,之后让人弄断通往她家里的水管、电线、煤气管道。但是,面对那些无赖行径,米莎老太太毫不为之所动。每天傍晚,她都会用轮椅推着他的痴呆弟弟海尔曼来到桥头散步,看样子悠闲而恬静。

  这晚,垂头丧气的哈里斯在酒吧独自喝闷酒,老朋友鲍尔走过来,哈里斯就把米莎老太太的事告诉了他。鲍尔想了想说:“这个老太太还真是坚强,不过再坚强的人也会有弱点。只要能找到她的弱点,便能轻松使她就范。”鲍尔说,他有朋友是私人侦探,可以帮他调查米莎。

  不久,鲍尔的侦探朋友拿来了米莎老太太的资料。哈里斯逐一翻看,得知米莎出生于法国一个叫梅兹的小镇,十八岁那年,纳粹德国入侵法国,法国沦陷后,百采网!她和家人失散,直到德国投降后,她才找到失散的弟弟,一起移民到这里。由于弟弟海尔曼有痴呆症,不能工作,米莎就是靠给别人洗衣服、做缝纫活赚钱养家……从头翻到尾,哈里斯都没找到可利用的隐私。

  哈里斯失望无比,把资料一丢:“这些东西没有用处。”鲍尔笑嘻嘻地说:“这些东西虽然没用,可我却打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“什么秘密?”哈里斯支起耳朵。鲍尔满脸神秘地说:“海尔曼的姐姐米莎早年就死在了纳粹集中营里,如今的这个米莎并不是海尔曼的亲姐姐,她是冒充的,而海尔曼并不知情。”哈里斯一听,一下子跳起来。只要揭露出两人的非血缘关系,他就可以利用法律手段,强迫米莎离开海尔曼。

  果然,当哈里斯把这个秘密说给米莎听后,这个坚强的老太太又惊愕又恐慌,脸色惨白。哈里斯微笑着说:“我想你很清楚,海尔曼是痴呆病人,而你并没有他的监护权,只要我随便请个律师,就可以轻易地把可怜的海尔曼送进福利院。只要你答应炸毁那座铁桥,我们会永久地保守这个秘密,怎么样?”米莎叹了口气说:“让我考虑一下吧。”

  哈里斯等着米莎答复他,可几天过去了,米莎没有给他来电话。就在这时,鲍尔气喘吁吁地跑来找哈里斯,他说那个侦探朋友调查到一个十分重要的情况:海尔曼年轻时,家里是当地有名的珠宝商。海尔曼的父母生前曾经在瑞士的银行寄存了价值不菲的珠宝,战后,那些珠宝很可能都由海尔曼继承了。哈里斯大喜过望,他终于明白米莎为什么要冒充海尔曼的姐姐了,她看中的一定是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。

  哈里斯带上人赶到米莎和海尔曼住的房子时,却发现家门紧锁,屋里空无一人。哈里斯气得大叫:“那个诈骗犯肯定听到了风声,早就溜走了。”

  “你说谁溜了?”一辆车子停在众人身后,米莎从车里走出来。这时警察走上前说:“女士,那位哈里斯先生举报你,说你冒充海尔曼先生的姐姐,企图侵吞他的珠宝遗产,如果你不能解释,就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“你们问那些珠宝吗?那就跟我来吧。”米莎把众人带进房子,然后取出了一个箱子。可打开箱子后,大家却大跌眼镜,里面只有半箱子汇款收据。米莎说:“海尔曼总共接受了价值一百五十万美元的珠宝遗产,这就是那些钱的最终归属。”警察数了数,那些都是不同年月匿名捐赠给慈善机构和儿童福利院的汇款收据,合计五十年捐赠了一百五十万美元。“这些都是在海尔曼脑子偶尔清醒时,亲自签名同意的。”米莎平静地说。

  警察看了收据,点头说:“原来这么多年坚持匿名给各个福利慈善机构捐赠的人,竟然是您和海尔曼先生。”大家都赞叹佩服不己,唯有哈里斯仍不死心,忍不住问:“既然你不为金钱,为什么要冒充海尔曼的姐姐呢?这也算是欺诈行为吧?”

  米莎沉思良久,缓缓地抬起头,脸上挂满了泪花。她告诉众人,几天前的半夜,海尔曼从床上摔下来,至今还在医院抢救。医生对她说,海尔曼可能挺不过去了。“我本想把这个秘密永久埋在心底,但是既然大家都想弄明白,我就告诉你们吧。”米莎说。

  五十多年前,那时年轻的海尔曼爱上了一个叫乔的美丽姑娘。当时海尔曼家是小镇上的名门望族,而乔的父亲只是个穷鞋匠,海尔曼的家人当然不会同意。但是两人彼此深爱。在小镇外有一座铁桥,每天傍晚,海尔曼都会偷偷溜到桥边,哼着情歌,等着住在桥那边的乔蝴蝶般走来,牵着她的手漫步河边。那座桥,是两人山盟海誓的爱的见证。但是没过多久,纳粹的铁蹄踏进了小镇,由于海尔曼一家都有犹太血统,他们都被抓进了集中营,而乔一家为了躲避战乱,逃离了小镇。几年后,德国投降,当人们从集中营里救出海尔曼时,才发现他因不堪非人的虐待,变得痴痴傻傻,忘记了从前的一切。但是他却只记得一件事,每当看到桥,他那呆滞的眼中会发出光彩,嘴里不由自主地哼起当年的情歌,站在桥头不肯走,谁要硬拉他走,他就会说:“再等一会,就一会,我那可爱的美丽姑娘乔,就会从桥那边走来的。”没办法,米莎知道海尔曼永远不会康复了,只得带他来到了这个僻静的地方,恰好他们的房子前的那座铁桥与家乡的桥非常相似,海尔曼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,这一住就是半个世纪。每天,海尔曼都会来到桥头,等着他梦中的姑娘从彼岸走来,就这样,一个年轻小伙逐渐成了白发老人。

  众人都被故事感动了,唯有哈里斯不屑地说:“可你还是没说清楚你为什么要冒充海尔曼的姐姐呢。”米莎叹了口气:“因为我要永远陪伴着他,姐姐这个身份不是最合适的吗?”哈里斯追问:“那你本身是谁呢?”

  众人大吃一惊。原来,当年乔的容貌被战火毁坏,她本来不愿意让心爱的人见到本身的丑陋面容,但是从集中营走出来的海尔曼没有一个亲人,孤苦伶仃,脑子痴傻,彩霸王玄机一字拆一肖,可他念念不忘的,仍是等着桥那边的乔。为了能永远照顾海尔曼,她便冒充早已去世的米莎,与“弟弟”在异乡的铁桥边相守了五十多年。而在这半个世纪里,她和海尔曼把那座桥视为一种寄托,这就是米莎拼命不让哈里斯他们炸毁铁桥的原因。

  就在大家为两人的遭遇唏嘘不已时,医院里打来电话说海尔曼快不行了,米莎差点昏倒,警察说:“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吧。”其他人一见,也纷纷拥往医院。

  不久车子开到医院,米莎冲进病房,病床上的海尔曼已奄奄一息。一见到米莎,他猛地抓住她的手,他那本来呆滞浑浊的目光,突然变得从来没有过的清晰。米莎忍住泪水说:“姐姐来了,咱们很快就要回家了。”

  不料,本来呆傻的海尔曼,却用炽热的眼神,深情地看了米莎半晌,把嘴巴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:“不,你不是我的米莎姐姐,你就是我的乔,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。”说完,他慢慢含笑闭眼,倒在了米莎的怀里。